站内搜索:

首页 > 审计之窗 > 审计案例

斩断攫取广告利益的黑手

来源:桂林市审计局  作者:黄艳霞  发布时间:2017-06-22 08:58:44

七月盛夏,骄阳炙烤着南国小城G市。G市审计局受市委组织部委托,派审计组进驻市电视台对原台长T某进行经济责任审计。

根据审计调查了解,电视台广告部对广告业务和广告资源具有控制权,对广告业务收支进行核算,管理相对独立,电视台对广告部的监管和控制相对较弱,所以风险较高。故审计组对单位的财务收支、账户设置、资金流量、往来账结构及走向进行了详细审查,并重点审计了广告部的财务及业务管理情况。在时间紧、任务重,大量内控管理资料缺失、外调暗访多有不便的情况下,审计人员经过缜密的预判分析和艰辛的调查求证,发现T某任职期间,电视台财务管理混乱,会计信息失真,从往来账上大额转移单位资金;业务管理流程严重失控,违规实行广告超低折扣,抵顶广告费的多处账外房产被个人侵吞等违纪违规问题,涉及金额4.5亿元。同时审计人员还发现,电视台原台长T某、广告部主任L某等人利用单位内部控制失效的漏洞,采取隐瞒、欺骗等手段涉嫌贪污公款、谋取不正当利益,造成国有资产流失,金额共计2.49亿元的案件线索。

 

焦灼的不速之客

G市电视台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依托G市这座国际旅游名城和历史文化名城,打造当地有广泛影响力的主流媒体,肩负着新闻宣传、服务党政及社会民生、丰富百姓文化生活、促进社会文化事业发展的重任。电视台成立以来,一直没有接受过专门的审计,然而这次经济责任审计是市委组织部临时追加的委托项目,时间紧,任务重。

审计进点后不久,一名电视台原监管部的职工就来反映情况。他告诉审计人员,依托G市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积极开放的经济发展格局,电视台的业务实力和经济效益原本在全省同行业中占有绝对的优势,但从2012年以后,台里的发展渐渐停滞不前,不仅节目质量下降,收视率不稳定,创收效益也一年不如一年,职工待遇越来越差,季度奖、年终奖没有着落,甚至连“五险一金”都得不到保障。尤其最主要的创收部门——广告部,L某当部长的这些年,变得越来越神秘,就像一个碉堡,针戳不破,刀插不进。究竟每年他们与哪些广告客户签约,签了多少量,广告折扣率和回款率是多少,一概不容许台里监管和掌握,电视台监管部被严重架空,甚至连广告播控上载的权限都被广告部自己牢牢控制,广告部俨然一个“小电视台”,还有人给L某取外号叫做“L台长”。台里人心涣散,各种传闻满天飞。有传言原台长T某把自家亲戚安排到广告部工作,并与广告部部长L某一起捞了不少好处。

听了这些情况,主审林奕珊脑海中闪过一幕幕令人堪忧的场景。经历了这些年的侵蚀,电视台的处境已极其艰难,大量资金外流难以收回,造成资金链紧张;一些国有资产、经济资源被非法转移、占有,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流失;广告业务资源被不法分子利用,广告业务所产生的利益被大量分割,造成业绩下滑,财务状况恶化。职工们都希望这次审计能够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铲除蛀虫。

消失的银行存款

审计现场,电视台的财务资料和业务资料堆积如山。审计人员对此习以为常。他们拿出愚公移山的毅力和一丝不苟的严谨态度,严格按照审计规程进行周密分工,从电视台的内部编制、管理章程、业务流程、内控制度、会议记录等基础情况资料,进行研究分析,从“全面审计,突出重点”的规定动作入手,力求排查疑点,突破难点。这个项目来得如此匆匆,他们在与时间赛跑,希望尽快从纷繁芜杂的材料和数据中找到突破口。通过初步调查了解,电视台内设办公室、总编室、监管部、广告部等15个部门。其中广告部负责经营管理电视广告业务,是单位的创收部门,出于经营管理的需要,采用企业会计制度独立核算。

很快,主审林奕珊就发现了疑点。广告部的客户众多,为方便结算,在多家银行分别开设了账户。林奕珊运用娴熟的计算机技术,将各账户近4年的发生额数据合并,再生成直观的图表进行连续比对,发现大多数账户各年、各月份的发生额较为均匀,资金量的消长变化符合单位日常经营业务增减变动的趋势。然而有一个在L银行开设的账户,发生额却具有极大的跳跃性,大多数时候维持在10万元或以下的水平,但有几个月份突然突破了500万元,甚至1000万元。通过反复查阅厚厚的银行存款对账单,林奕珊始终没发现这个L银行账户对账单的踪影。单位的财务人员也以新旧财务未作交接,该账户自接手以来未发生业务为由,不提供银行对账单。

为了解开L银行账户的谜团,审计人员第二天就前往银行调取了账户资料。根据银行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2014年底,这个账户上仅剩下51.95元,但银行存款日记账的账面余额却高达1500万余元,仿佛一个巨大的资金黑洞,着实让审计人员吃了一惊。

据银行对账单显示,2012-2015年期间,共有7个月份发生了一次性转款500万元以上的业务,但在银行存款日记账中,多笔大额款项收支业务并没有登记,因此账面余额会比账户实际余额多出1500多万元。如:2014年1月,经广告部主任L某批示,500万元被转到了JT公司。审计人员顺藤摸瓜,赴工商局调查,并按照公司注册登记地址现场核实,发现JT公司没有正规办公场所;再到相关银行查询JT公司的账户资料,发现款项转到了一个叫X的个人账户。而X正是JT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安部门提供的身份信息显示,他是T某的侄女婿。在广告部的业务台账中,也没有发现JT公司、X个人的业务往来记录。L银行还提供了三份电视台向银行贷款的合同,均是500万元一年期的流动资金贷款,从2012-2014年连续贷了三年。另外还有一份由广告部主任L某于2015年9月签署的关于500万元贷款的偿还承诺书,本息合计640万余元。

至此,审计人员大胆推断:T某、L某、X三人共同操纵着这个L银行账户,他们以电视台的名义连续三年向L银行贷款500万元,利用广告部的收益偿还本息,并把1500万元的资金通过JT公司转到了X的个人账户。通过向X个人账户的开户银行调取账户资料,印证了这一推断,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

离奇的广告折扣

电视台的广告业务是创收的主要来源。台里拥有新闻综合、公共影视和科教旅游三大频道,有效覆盖G市11县6城区500万人口,具有垄断全市的电视广告业务资源的绝对优势。广告部提供的业务台账显示,广告业务量在逐年增长,但财务账上广告款收回的比率却在逐年下降,财务状况每况愈下,职工福利得不到保障。而广告部却每年还给主任L某和另外2名副主任发放高额的创收达标绩效奖。二者之间的矛盾把审计组带进了一张迷雾重重的大网。究竟广告业务中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审计人员开始解剖广告业务数据。

林奕珊翻阅着近三年的广告台账,每年数千条的广告业务记录,每个记录涉及十几个字段,记录着每条广告所投放的频道、时段、时长、周期、刊例价、签订价、折扣、合同编号等详细信息。但很多业务记录都存在瑕疵,刊例价、折扣等关键信息缺损。这让林奕珊颇为疑惑:广告台账是广告部绩效考核的重要依据,怎么会存在这么多不完整的业务记录?是录入信息操作失误,还是有意隐瞒?林奕珊又根据合同编号抽查了十多份纸质的广告合同,并根据合同内容复原了缺损的字段信息,发现一些合同的签订价与刊例价相去甚远,折扣低至1折以下。但根据电视台制定的《关于加强广告经营监督管理试行办法》规定,“低于3折一律不再签订广告合同。”

林奕珊心里一惊:为什么明明有折扣下限的规定,但随机抽查了十几份合同,都出现了这么低的折扣,在其他的合同当中,有没有类似的情况呢?为此,她叫来了另外2名审计人员,一起分析研究广告业务数据。经过讨论,大家认为有必要对近三年广告低折扣的情况进行重新测算。林奕珊充分结合广告业务时段性、周期性、套餐营销、频道主推等业务特征,紧扣关键字段,编写语句,设计分析模型,高度还原了广告价格计算流程,再由审计组成员分工协作,把近三年的广告台账进行了重新测算。

近万条广告业务记录,要在核对合同原件信息,并复原缺损字段的基础上,再导入分析模型进行刊例价的测算,然后再与合同签订价进行比对,得出实际的广告折扣,工程量十分巨大。整整5天的奋战,大家的思维和神经在一堆堆合同和一批批数据中往返穿梭,办公室里,行云流水般的翻阅声,清脆铿锵的键盘声,还有时常简短的讨论声,构成了一支支美妙的旋律。大家都憋足了劲儿,一定要啃下这块硬骨头,揭开广告低折扣的真相。测算结果终于出来了,低于三折的广告合同一共70份,折扣金额共计2.21亿元。这70份合同中不乏一些知名企业连签三年,刊例价高达数千万的合同,但最后都以几百万的“特殊优惠价”签订下来,连刊例价的零头都不到,审批的领导是T某、L某。这个结果远远超出了审计人员的预判!广告折扣如此乱象,究竟是什么利益驱使电视台的领导和广告部的主任在“没有底线的打折”?

在数据整理的过程中,审计组发现,广告业务涉及房产、商贸服务、食品药品、金融、旅游、汽车等行业,代理公司也有近10家。于是,审计组又运用数据图表,对这70份合同进行了行业和代理公司的分类分析,了解各行业、各代理公司的合同签订金额、折扣及各自的比重。经过分析得出,房产和商贸服务两类广告所占比重最大,低折扣最多。在诸多广告客户中,有一家H房产公司引起了审计组的注意。这是一家G市的龙头房企,每年都有几个著名楼盘与电视台签订广告营销合作协议。在代理公司中,有1家ZD广告公司表现最为突出,代理的广告占据了业务总量的60%,而低折扣则占据了58%。

审计人员随即在电脑上调出了这两家公司的往来明细账。H房产公司虽然实力雄厚,广告业务量大,但账上却显示广告回款率较低,有近2000万的账款挂在往来账上,多年未收回。而ZD广告公司的情况更离奇,在2012-2015年期间,电视台收到这家公司转入的广告代理费仅仅600余万元,但却转账给这家公司1700余万元,转款申请单上没有注明款项的用途,却赫然签着两个熟悉的名字“申请人:L某,批准人:T某”。审计人员立马带着证件暗中前往H房产公司和ZD广告公司。

在H房产公司的往来账上,审计人员发现公司已将应付电视台的广告款冲平了。H公司的财务人员提供了12份商品房买卖合同,房子都位于H公司2014年开发的某著名高档楼盘内,且房产所有者是T某、L某、X等人。

顺利的在H房产公司拿到了重要证据,审计人员又信心满满的前往ZD广告公司。但出乎意料的是,ZD公司大门紧闭,人去楼空。透过一扇残缺的百叶窗,窥见到办公室里一片狼藉。根据工商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ZD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是别人,正是T某的侄女婿X。1700万转入ZD公司有去无回,很可能又落入了这伙人的手里。

查阅ZD公司代理广告的合同,审计人员惊奇的发现,很多签订广告的业务员就是电视台广告部人员,而且一些大客户的业务是由广告部主任L某亲自签订的。

蹊跷的稿费返还

电视台在收入环节出现了巨大的资金漏洞,那么成本费用环节会怎样呢?林奕珊查阅电视台支出类的各个项目,发现一项“劳务费”的支出每年高达400万余元,包括支付给各栏目组的稿费,以及一些广告客户的稿费。审计人员对上述两类稿费进行了统计,发现每年支付给广告客户的稿费都超过了栏目组的稿费。

通过进一步抽查原始凭证对比,发现支付给栏目组的稿费从制单到三级审核再到签字领取的手续都齐全规范;但支付给广告客户的稿费却没有制单人,只有T某审核签字,且都是由广告部主任L某及另外2名副主任代为领取,2012-2015年共计800万余元。

“电视台里有很强大的团队专门为客户提供广告设计制作服务,为什么稿费还会支付给广告客户呢?如果说这些钱真的是稿费,那么稿费也有多种正规的发放方式,为什么偏偏要由这3个人经手代领?这4年800多万的资金是真的发放到了广告客户的手里么?”林奕珊凝视着一叠叠厚厚的稿费发放签领单,感觉这其中藏着巨大的猫腻。

为了不打草惊蛇,林奕珊没有立即找财务部和广告部的人员进行调查,而是找来了一位金牌栏目的主持人交谈了解情况。

通过交谈,审计人员了解到,台里确实对各栏目组采取了以稿费为主的激励机制,但每年的任务、发放标准、审批程序都有明文规定。各个栏目在策划和广告套播方式上存在很多细节,主要靠栏目组与赞助商沟通,广告部配合跟进,而且台里也没有规定要给客户支付稿酬。因此,账上所谓给客户的稿费压根就是子虚乌有,系L某等人蓄意套取单位资金的行为。

紧张的正面交锋

无论是操纵单位账户大额转移银行资金,还是利用广告业务应收账款换取高档小区商品房,以及赤裸裸的稿费套现,样样都有广告部主任L某的份。审计组经过讨论,决定找L某本人进行谈话,并设计了谈话提纲。可是离约定时间已过了1小时,L某一直没有出现。

经过电话再三催促,一个皮肤略黑、身材干瘦的中年男子走进了审计组的办公室。他看上去略显紧张,并以发烧为自己的迟到做辩解。为了使L某放松警惕,主审林奕珊开始只是问一些经责审计需要了解的常规性问题,慢慢再聊到广告的折扣和代理业务。

L某告诉审计人员,一般广告业务员的打折权限于2折,低于这个折扣,要向广告部副主任和主任口头汇报。出于对优质客户的特殊因素和感情方面考虑,会给予较低的折扣,主要由T台长来定。而ZD公司是2012年成立,并与电视台开展广告业务合作。后来因缺乏人员和技术,就依赖台里广告部的人员。现在ZD公司的业务都是由他负责管理经营,T台长也知道并表示支持。

“现在广告业务很难做,我们也是想尽量扩宽渠道,而且这几年我们年年创收都有新突破,台里的效益不就是靠我们多拉广告才能提高的么?”说到广告创收,L某自我感觉颇为良好,甚至飘飘然。

“既然效益越来越好,为什么每年还向L银行贷款呢?”林奕珊立刻抓住L某飘飘然的间隙,提出十分具有针对性的问题,同时还拿出了贷款合同。

对此,L某显然有些措手不及,他翻看了贷款合同后想了半分钟后给出几个理由:“因为台里要添置硬件,加上新栏目要运作,广告部又要进行业务拓展等,所以很多方面需要周转资金……”

“但是你们广告部与银行的账面存款对不上,而且这些钱都转到了JT公司,这怎么解释?”林奕珊直奔主题。

“我不太清楚呀,贷款回来,怎么分配使用得问财务部呀。”L某开始回避问题。

但审计人员将L某批示的转款单、还贷承诺书以及JT公司负责人X与T某亲属关系的证明材料摆在他面前时,他目瞪口呆,并意识到回避和隐瞒已无济于事了。

经过一番智勇较量,最终L某承认了他伙同T某、X操纵广告部的银行账户,转移资金到JT公司和ZD公司,并以超低折扣换取广告客户赠与的高档汽车、别墅,借着电视台与H房产合作营销楼盘的名义,用广告账款换取商品房并从中牟利,并以稿费返还的形式虚造花名册套取资金等事实。

在媒体广告资源相对稀缺的行情背景下,电视台广告部具备优质的经营团队和精良的专业设备,对全市的广告业务资源形成了集中垄断。但与此同时,电视台的经营业绩却在逐年下滑,财务状况捉襟见肘,职工福利更是清贫寡淡。这其中存在的矛盾让审计人员加倍警惕。实际上,以L某为主的部分工作人员,掌握着广告业务和广告资源的控制权,掌控着广告部与ZD公司的经营大权,并利用ZD公司参与了电视台广告代理经营,将广告收入及利益转移和分割。长期以来,广告部、ZD公司在电视台形成“独立王国”,控制了广告签订、制作、播出上载等重要权限,并声称广告合同与播控记录在执行完毕后全部销毁。由于管理混乱,会计资料及业务合同、内控流程资料不完整,给广告监管与合同的审查造成诸多障碍,监管部无法对广告业务经营进行有效的实质性的监督。电视台原台长T某安插亲属进入广告部,并存在挪用公款、谋取不正当利益、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等重大嫌疑。

经过审计人员夜以继日的缜密查核与多方外调求实印证,电视台的资金消失之谜终于浮出水面,使那些在暗中操纵广告业务和银行账户、攫取广告利益的贪婪黑手无处遁形。2015年12月,有关线索移交市纪委,2016年2月市纪委对电视台原台长T某、广告部原主任L某予以双开。2016年3-8月,G市检察系统对9名涉案人员立案侦查,11-12月以贪污罪、行贿罪、套取和截留公款罪,对9人向法院提起公诉,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