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首页 > 审计之窗 > 审计案例

斩断伸向“雨露计划”的黑手

来源:百色市审计局  作者:黄冰  发布时间:2017-02-08 14:49:49

从2004年开始,国家正式推出“雨露计划”,旨在以提高扶贫对象自我发展能力、促进就业为核心,以政府财政扶贫资金扶持为主,动员社会力量参与,通过资助、引导农村贫困家庭劳动力接受职业教育和各类技能培训,培养贫困村产业带头人等途径,最终达到发展生产、增加收入、促进贫困地区经济腾飞的目的。“雨露计划”是目前各项扶贫措施中,直接面向扶贫对象“直补到户、作用到人”的专项扶贫措施。实施雨露计划不仅可以帮助青壮年农民掌握职业技能,促进就业,还可以帮助他们自主创业、脱贫致富,对于改变贫困地区落后面貌,促进农村劳动力人口转移,促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近年来,广西为贯彻落实《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和新一轮扶贫开发攻坚战的决定,不断加强扶贫培训,提高贫困人口素质,增强其就业和创业能力。由于有些培训机构对执行国家财经法纪的观念淡薄,专业素质低下,“要”的动机不纯,“用”的途径不实,本该专款专用的扶贫资金,成了他们眼中的“香饽饽”。审计工作,素有国家免疫系统之称,是国家治理大系统中具有预防、揭示和抵御功能的重要一环。在2016年度,B市在开展对T县扶贫资金使用和管理的审计中,经过审计人员精心梳理,认真分析,及时追查,挖出一起利用短期培训挤占、克扣、套取“雨露计划”扶贫专项资金的案件线索。

正常延伸有异常

T县职业技术培训学校从2012-2015年度期间一直承接全县短期技能培训,涉及培训人员329人,涉及扶贫资金71.15万元,主要培训A类电工、电焊工,C类育婴员。2016年4月13日,审计组成员韩彬和李雷延伸到T县职业技术培训学校,主要想先从学校环境、师资方面了解该学校是否有能力承办相关培训。到校后该校韦主任主动迎上,带着审计人员往学校的教学楼走去。学校办公楼外观挺新的,一楼两间大教室的门开着,有学员正在里面接受电工和焊工培训。李雷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小声对韩彬说:“感觉来上课的学员好少,一期培训应该有50名以上的学员,不过这看起来就十来个。”于是韩彬问韦主任:“现在学校正培训的学员是扶贫短期培训的学员吗?学员怎么那么少啊?”韦主任解释说:“韩科长,现在学校正开展扶贫方面的A类电工培训,今天你们来得不巧,正好有些学员有事请假了,下午应该会到,到时老师会补课的。”审计人员又转看别的教室,都是空空的,也没有什么辅助上课的设施,与韦主任了解到学校在职老师有55人,可是转了一圈,发现校内来上课的、坐班的老师没几个。看来这个学校确实藏有一些猫腻,得好好看看这个学校的会计资料,看看还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寻常报销露疑点

来到学校的财务室,丁会计主动给审计组打了一剂预防针:“我在2015年7月才开始接手财务工作的,前一任王会计已退休,财务会计资料都是手工登账,所以之前的情况我并不是很了解。”韦主任这时急忙插话:“我一直在学校任职,之前培训的情况我是清楚的,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随时来问我,我要是不能解释的再找王会计,她退休了不一定在家,平时联系她也挺困难的。”

还是先看会计资料再说吧。于是,韩彬和李雷两人按年度分工,韩彬负责看2012-2013年会计资料、,李雷负责看2014-2015年会计资料,根据以往的审计程序是,学校应该提供装订成册的会计凭证给审计组查核,而丁会计交到韩彬和李雷手上的只有一沓厚厚的复印件,还说是为了方便审计组带走,所以早已复印好短期技能培训报账资料。李雷翻看了这沓复印件,里面有学员名单、有各种开支发票等。丁会计忙解释说:“之前自治区、县扶贫办来检查时也是拿走同样的一套资料,报账的资料就这些,知道你们的时间很宝贵,所以在你们来之前我们就加班印好了给你们。”。看来学校应付各种检查已驾轻就熟了。好嘛,既然你们开始使招了,审计组就见招拆招。韩彬接过李雷递过来的资料说: “学校考虑得可真周到,实在感谢学校对审计工作的支持,不过我们得再检查一下这些资料是否是印自你学校的会计凭证,再说,有些资料印得不太清楚,我们得再核实一下日期、金额及事项,再看看还有没有漏印的。”,丁会计和韦主任相视看了看,表情似乎有些无奈,估计今天他们真遇到一个较真的检查组了,不过在审计人员的坚持下,只好拿出原件。

丁会计拿出的2012至2015年度的会计凭证,全都是散着的,没有装订成册,而且是存在故意拆散的痕迹,这给审计组的核查带来了一定的困难,韩彬和李雷只能对着明细账,一笔一笔的核实。韩彬在2012-2013年度培训开支报账中发现很多处疑点。疑点1:一笔支付老师课酬费,在手工明细账上登记是55445元,而会计凭证所附发放清单合计数却为55495元,明显存在账实不符,而且账上有人为修改的痕迹,问原因时,韦主任是这样回答的:“估计是王会计手工登账笔误而修改的结果。”韩彬又继续往下看账,发现一笔学校支付培训所用电费开支,账上登记5754.29元,会计凭证上仅为3299.29元,这应该不再是笔误的问题了吧。疑点2:之前了解到所有培训都在学校里进行,现场核实有足够的教室和场地,可是2012-2013年报销培训的票据中仍出现白条列支租赁场地开支16000元。李雷在核查2014—2015年度的会计资料时,小声和韩彬沟通道。

“彬姐, 2012—2013年的培训有开支餐费吗?”

“有呀,但不多,一年就一千多元,都是下乡招生的零星开支。”

“这样呀,我看2014年—2015年支出中有给参训农民误工费,另外还有2014年度餐费开支6000元,2015年餐费开支就高达42000元,2015年开支的餐费与其他年度相比多得离谱,报销发票是真发票,但总觉得有蹊跷,得问问经办人。”

2015年7月后发生的情况丁会计应该清楚,于是审计组找丁会计了解情况。李雷问:“丁会计,你们培训这块是怎么报账的?”“由培训部的李老师预借部分培训费用,待后期培训结束再拿发票回来报账。”“那为什么2015年餐费开支那么多,往年却很少?”“这个是由苏出纳经办的,我之前有听她说过,由于2015年度A类培训费标准从原来的2500元/人提高到3500元/人,来参加的学员家住得远,中午不回,培训电焊过程中在学校附近的餐馆开饭,所以2015年餐费支出就高些。”丁会计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她的回答听上去似乎也很有道理。“那餐费是财务结算,还是由培训部结算的?”李雷接着问:“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作为会计只根据报销单据上的校领导的审批签字付款,让苏出纳负责转账给餐馆老板,具体情况你们得问这审批单上签字的韦主任、苏出纳或者王老师。”丁会计是这么回答的。疑点3:2014-2015年培训开支中发现有大额餐费和白条列支班级管理费的情况。疑点4:2012至2015年共发放参训农民误工补助7.38万元,所列单据虽然都有领款人签字,但经核对相关笔迹,应属同一人笔迹,很不正常。上述学校财务资料中发现的种种看似正常但其实十分异常的开支内容,审计人员根据审计经验分析,学校可能存在人为凑数向县扶贫办报账及不如实发放误工补助的嫌疑。

紧盯疑点再追查

为了不打草惊蛇,韩彬和李雷就现场财务账上看到的支出情况作取证,让校长及时签证认可账上开支数据并就相关资料的真实性作出书面承诺,制造了一种假象,即和其他检查组一样,搜集、复印和核对了资料就收场。

“韩科长,您看,你们今天一天也辛苦了,下班时间也早过了,今晚安排一个工作餐,让我们有机会和上级领导进行一下交流。”韦主任热情的招呼着。但是审计人员委婉地拒绝了:“韦主任,今天打扰您了,感谢你们能配合审计工作,饭我们就不吃了,审计纪律是要严格遵守的,麻烦你们财务把相关的凭证准备一下让我们带走,晚上再对一下所印的资料齐全了没,免得过后麻烦你们再补。那些印得不太清楚的票据,我们回去之后再补印一下,放心吧,我们所调取的资料会尽快退回。”韩彬故意没接韦主任的话,她满脑子想的都是看账后所产生的疑点,想着如何进一步核实。

经过白天梳理出来的疑点,韩彬和李雷商量如何去印证这些疑点。

“彬姐,今天丁会计不是说学校开展2015年度培训在附近安排学员就餐吗,看看凭证中的发票是哪些餐馆开的,明天我们到学校周边转转,看这些餐馆是否真在学校附近。”

“好主意!另外,我们可以先从2015年参训学员入手,找到相关的联系电话,向学员核实是否领了误工补助,要是有没得或者得少的,我们再继续往前面的年度追溯。”韩彬接着说,“看账上苏出纳是餐费和发放补助单的经办人,上面也有韦主任的签字,我们核实完餐馆地址和补助发放的真实情况后,可以借了解账务情况为由找苏出纳来谈一下话,看有什么收获,可否作为突破口。”

关联分析现真容

随后的几天,审计人员实地走访该学校附近的餐馆,没有找到报销发票中公章显示的那个餐馆。根据发票上的餐馆公章,进广西红盾网去查询注册所在地,发现该餐馆与学校相距近半个小时的车程。为什么该学校不在附近餐馆开餐而要舍近求远呢?这有悖常理啊。审计人员通过电话核实相关学员,2015年度培训的学员反馈给审计组的信息汇总显示,有37名学员领取的补助与清单上列发的不一致,确实存在被克扣的情况,有部分电话是空号,审计组再次将空号的人员与2015年10月开展的精准扶贫信息系统相关联,筛查出涉及人员的电话号码,再次分组电话核实,确定有121名学员均有不同程度被克扣补助的事实,同时找到在T县县城内居住的受训农民,进行个人问询笔录,将佐证材料做实。

韩彬和李雷掌握上述证据后找学校经手人谈话,首先找苏出纳来谈话。

韩彬问:“苏出纳,你有参与发放参加培训学员补助工作吗?当时现金发放给每位学员多少补助?”苏出纳起初还挺镇定的回答说:“是的,我有参与,是2015年5月在学教室发放的补助,我和王老师一起发放的,A类培训发放到个人手上的补助是900元/人,C类培训600元/人,列有清单发放的,一个一个交到当事人手上的。我和王老师都清点过现金后才一一发给学员的。”

韩彬又接着问:“你和王老师是各自发给学员的,还是一个负责发放一个在旁监督?”苏出纳回答:“是各发各的,学员分两排,我和王老师各发一排,我是按列单上发放的,王老师负责发的你们得问他。”“那么,学员有部分没来上课,如何计算考勤,课时都没有达到计划要求,从你们提供给的考勤登记表看,为什么每个人领的误工补助是一致的?”“考勤情况我不清楚,都是由王老师负责的,由他登记,我是负责指导学员报名填表及搜集相片和身份证资料等。”苏出纳迟疑了一下如实回答。

“苏出纳,你作为财务人员及涉及补助发放和报销餐的经办人,今天审计组就本次审计的有关问题向你调查核实,请你如实回答并对自己的言辞负责和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根据审计组掌握的证据,有些学员没得到如单据所列的金额,钱去哪了?现金经你手,你应该清楚,麻烦你再认真仔细的想想。”听到这些,苏出纳的表情由之前的镇定慢慢变得荒张和不安起来,在将近十分钟的沉默后,战战兢兢地说:“2015年5月我和王老师发放2014年雨露计划培训补助时,上课的设备坏了,就扣下一些搞坏设备的学员的补助费作为修理费,就几个人,一个人100元,好象扣了5、6个人,总共500元左右,是王老师扣下的,他扣了哪些我就不太清楚了,他把扣下的500元给我,由我给专门拉学员来培训的农某某作为好处费。”

“那还有2015年度雨露计划项目中扣下的3700元农民补助在你手上吗?餐费发票出具单位并非是学校附近的餐馆,这也是你经手的,这又怎么解释?”

听罢这个问题,苏出纳大惊失色,手和声音颤抖得更厉害了。在后来的问询中,她如竹筒倒豆,全盘交代,:“不止刚才说的500元,总共扣下了4700元也在我手上,2016年4月12日我拿其中的500元给了农某某,其余的4200元仍在我手上放着。还有餐费这事,当时培训的人员开了6桌,一天一桌按700元结算,吃了6天,一共只花了25200元,而校长让我去结算时多开了20000元发票回来报账,报账出来的钱在我手上……”经过后期的一系列问话,审计组逐一击破疑点,同时找了苏出纳提及的相关人员进行个人问询,基本掌握了事实,即学校校长授意财务人员和相关老师串通,通过人为虚列发放补助单,虚列场租、餐费等培训开支套取扶贫资金。

接着审计组乘胜追击,找到涉及的老师、校领导进行问询谈话,将相关个人笔录、财务资料、外围核实证据进行关联取数,最终确定T县职业技术学校存在发放农户补助时克扣学员误工补助、虚报套取短期培训伙食用餐补助、挤占扶贫专项资金用于发放津补贴、用扶贫专项资金缴作学校收入等问题,同时及时将上述问题移送监察部门立案查处,涉案的8人最终受到行政记过、警告等违纪处分,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二十多万元。

本审计案例中,审计人员只是在例行审计中凭着职业敏感发现一些异常情况,然后列出审计疑点,之后想法设法核实疑点找到突破口,这仅用了一周时间。为什么审计人员可以在短时间内抓住要害呢?原因有三:一是审计人在反腐倡廉的大形势下,锲而不舍打老虎,拍苍蝇;二是审计敢怀疑、敢求证的威慑,无论是查错纠弊的手段也好,权力运行的“紧箍咒”也好,在维护财政财务收支真实合法方面,审计结果起震慑作用;三是审计人员有强烈的工作责任心,无论是审计、审计调查还是跟踪审计项目都认真对待,无论时间有多紧,人手有多少都不摒弃一颗责任心,多关注可能出现问题的重要环节,对发现的疑点逐一落实绝不轻易放过。